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观而约取 厚积而薄发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日志

 
 

中小学计算机教育论坛(完整实录六:讨论)  

2015-10-27 15:04:15|  分类: 专家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非常感谢还坐在座位上的老师们、同事们,这个话题之所以这么感兴趣,源自我是一个高考生的母亲,之前我把高考的数理化的题全做了一遍,做的我火冒三丈,当初我高考的时候也是我们市的状元,做了现在的高考题以后,我的感觉就是非常的愤怒,我觉得很多精力是浪费的。我儿子的Office就学了三遍,我说要不要我去你们校长说,我免费开一堂课,就为了不让你在一个星期的两堂课上浪费时间,经历了痛苦的过程之后,最后发现我还是没有搞定,后来我发现这不是一、两天就可以搞定的,还需要研究。我相信再高考我还能考上北大,但是性价比不高。所以,我想做点事情,在去年的11月份,在去年的计算机教育高峰论坛上,有十家老师在讲大学的计算机教育,拔尖人才是怎么培养的。我发言的题目是“ 拔尖教育的基础是普及教育向中小学延伸”。

 

    我们如果在大学再做努力,在前面浪费很多时间是不值当的,前面12年的时间为什么是零基础,没有道理毛行为安排那么多的信息课程,编程是零基础,Office那些东西不是教学内容,人人都会,孩子说我比老师玩儿的还好,因为从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弄了。当时会上,一桌学科大学计算机系管教学的院长说起这个事情,是高度一致的,大家是有共识的。当时那个会下面坐了100多人,都是各个高校计算机学院管教学的院长,他们也是高度重视的,因为每个人都有孩子。对一个老师来讲,我们经常说你对待学生是不是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很多老师人格高尚,自己的孩子不管,专门教别人家的孩子,我不是这样的家长和老师,我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好,别人的孩子也好,所以希望从我自己的视角给他们最好的初等教育,上他们自然最好的,所以我要呼吁这件事情,找到一些同道中人,大家一块儿来讨论这个事情。这个论坛我们准备的不是很充分,也很匆忙,但是毕竟从去年到今年一年,我们往前走了一小步,希望后面还可以走的更远,有更多的人一块儿来做这个事情。我们也邀请了更多的大学和中学老师来到这个论坛,现在还有一些时间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观点,下面是互动讨论的环节。

 

    下面有哪位老师愿意上台说一下。

  

    周海芳:我是国防科大计算机学院的老师,负责计算机学院计算机基础和程序设计课的老师,我想了解现在的中小学的信息技术的教育基础是什么。因为我困惑的很,刚刚上个礼拜在全校做了计算机的选拔考试,因为我们是做分级教学,就像期中一样,有平行班和实验班,这个分级考试从09年就开始做了,不同的班内容不太一样,但是很糟糕的是,科大的生源应该是不错的,但是考试结果让人很失望,120分的满分,今年的水平最高分在110分左右,后面的不及格多的一塌糊涂,而且考的内容没有程序设计,只有Office、Windows,以及一些基本的信息技术的概念。为什么我想上来说几句?我呼吁一下,李教授能够把更多的普通中学的老师吸纳到这个委员会中来,因为这里面的老师都是全国的中学名校,他们不能代表全国的中学信息化教学的基础水平。大学生的参差不齐太厉害,而且基础水平很低,学生的零基础我们体会太深刻了,最后程序设计课的考试,你不可能作弊,那个结果每次考试前心里都很担心,这次不及格率很高的话,我们怎么跟校领导交差。所以,希望呼吁一下,能够把更多的人纳入到这个群体来,把信息技术普及的工作做的更广泛一些,我们这些大学老师也配合做衔接。另外,我想问一下陈越老师,你们那个系统可以考试,怎么防作弊呢?

    陈越:有专门的监考工具,有一个监考客户端,有一个服务端,有一个客户端,学生用客户端参加考试。他在这个机器上的所有动作都可以被监控。

     上海大学学生:大家好!我和我的小伙伴从今年6月份开始做创业项目,主要针对中小学科技教育的课程,我们想就广义的编程、3D打印、机器人,现在在中小学推,希望推广到全国,希望帮助一些中小学把学生培养的问题更好的解决。

     中科院计算所:我本人是做信息技术战略研究的,不是做中小学教育。但是我有同事专门从事面向低龄化小学生的编程教育。今天下午听了一下午的论坛,其实我有点感触。

     第一,现在我们一直在倡导计算机教育要普及,要低龄化,实际上做的远远不够,比如说刚才几位老师提的小学学Office、初中学、高中还学,这说明什么问题呢?低龄化的意识是有了,包括在中学倡导要学C语言,要学一些编程,要学信息学奥赛,这其实都是把大学课程的内容往下拉,从小学五、六岁开始,往上的梯子没有搭好。我们计算所的同事觉得这样依然不够,直接接触图形化编程是不够的,对学生还需要拔高。我们有团队在宁波分所研发了硬件积木式编程。回应一下刚才家长提出的问题,现在让学生过早的学编程是一种负担和压力,如果让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学C语言,参加奥赛当然是负担,但是如果让一、二年级的孩子做一些硬件积木式编程,像玩儿玩具一样学习编程的简单思想,一级一级到五、六年级开始学图形化编程,最后再学语句编程,把这个标准搭好,就会有很多的乐趣。所以,我觉得课程的设置是远远不够的。

 

    第二,现在一些西部的学生是接触不到机器人的,我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连开机都不会,我有一些同学已经会做Flash了,但是经过几年的学习我也能编很复杂的学习,他依然只会做Flash,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组织的普及还要均衡化。

     成都七中的老师:刚才我在下面听了很多老师的发言。在座的中学或者小学的老师不多,但是我们跟中学的学生接触过程中了解学生的情况,我们进行了课程内容整合教学有所侧重,需要辩证思考这些问题。不是单纯的说教材不行,课程标准出了,课程标准完全过时了,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们主要是针对成都七中的学生,因为成都七中在西南地区是很有影响力的一所中学,在成都应该也是非常领先的一所中学。所以,我们的学生入学的情况是大部分对Office操作没有问题的,如果还按照国家的教材上课的话,可能会耽误他们的时间,并且激发不起他们的兴趣,更别谈把他们引入程序设计的神圣殿堂,不利于他们后期的发展。但是在四川也有一些偏远的山区,比如说靠西部的,挨近西藏那边的学生,那边学生的教材就需要比较基础,能配齐计算机的学校不多,因为毕竟是国家的教材,所以我们要针对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一些课程的探索和实践。另外,我们现行的教材跟以前的教材不太一样,现在马上就会提信息学技术课程改革,新版的教材该怎么开课程,怎么引导中学生。另外,计算机学科发展的太快了,可能几年前编的教材,现在看起来就过时了,也激发不起来学生的兴趣。现行这套教材也有合理性,比如说VB,如果按照教材实际开课的话,是可以做出很丰富的应用的,里面的算法也都涉及得到。这是第一个问题,教材要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和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开设。

     第二个问题,中小学的信息技术学科发展的问题,老师的学科地位问题也是一个实际存在的问题,有很多维护工作,甚至有一些学校领导认识不到位的话,会把信息学科作为边缘化的学科来看待,我们搞维护的时间会耽误很多。

     另外,在这样的背景下,刚才大家都提到了,没有纳入高考的学科,学科地位不高,学生的认识也存在偏见,有学生进来就说要打游戏,上课就上20分钟吧,另外给我们20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会快速的把你交代的任务完成了,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实际上,不是他们对计算机不感兴趣,而是长期以来从小学到中学就是这样的情况,养成了他们的偏见。教材可能是好的,国家的课程标准出发点也是很好的,但是我们提的是信息素养的问题。学校在实际的实施过程中,老师和学生都存在偏见,学校层面也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所以导致有几位大学的老师在说,学生进入大学之后完全是零起点,甚至完全不懂什么是程序。我当时读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我学了一个学期的C语言。

 

    大家在讨论代码能力、编程能力非常重要的情况下,还要考虑到要把大学的课程往下压的话,压低是否适合,他其他方面的能力如何兼顾的问题,可能在座的老师可以去思考一下。我们学校的课程有平行班,为什么平行班会讲VB,没有讲C,因为C语言对我们这个学校的学生都有困难,但是怎么看待Word的学习,PS软件基本操作技能的学习,需要看老师怎么认识。Word非常好,认为它是文本处理工具也可以,如果把它看作是一个社交工具也是正确的。如果在中国处理了一个文档,发到大洋彼岸去,由另外一个朋友处理一个文档的时候,是一个社会解构的问题。在再PS的时候,或者是其他处理软件的时候,我们的观念是怎么挖掘学科方面的素养,比如像“层”,PPT里面有层,Word里面有“层”,PS里面有“层”,怎么告诉学生这个“层”在计算机学科应用。像“树”到处都可以看到,主要看老师怎么去上这些课程,这也是一个问题。

 

    所以,在中学的信息技术教育方面,需要有大量的老师,也需要社会给予大量的关注,包括信息学技术学科的地位的提高。我们会更多的思考一些这个学科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包括现在大家在提代码能力、编程能力对小学有怎样的要求,初中有怎样的要求,高中又是怎样的要求?为什么代码能力或者编程能力,对我们以后的发展如此重要,我还是没有想的非常的透彻。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想重申一下,我们做这个事情的初衷。我们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大学老师投入更多的力量,把编程能力向中小学延伸。所以,我们邀请了北大、清华、浙大,包括北航、人大、哈工大的老师,看看他们有什么观点?

     张力军(北航):刚才听了很多老师的报告,包括有一位老师觉得孩子们太累了。今天我们只是听了关于学生编程方面的讨论,最近一、两个月北京市教委要求大学面向中小学生开放实验室,要让中小学到大学里完成多少个学时的大学实验室的课程,孩子现在确实比较辛苦,不像我们那时候数理化学好了就行了,现在他们的任务比较重。我上个礼拜,刚刚把我们的计算机网络实验教学面向中小学开放的东西放到了网上,今天接了N个电话,家长说我们外校的孩子去北航上课怎么弄,另外说你发放这些东西,家长看起来都觉得有点儿含糊,说孩子怎么能懂?我就说,这个开放课程主要是以所谓的兴趣、科普为主,这样的话无形中多少还是会加大学生的一些负担,正面也有,孩子们确实挺累的。北航编程这块儿,主要是林老师跟北大、清华一块儿研究。

 

    最近北航的计算机学院,从学生培养计划方面重点抓的是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动手能力的培养,因为计算机这个专业工程性和实践性比较强,因此我们前十年进行了实验条件的建设,从2014年开始建了实验类的MOOC,目的是给学生提供更好的实验环境,让学生在宿舍里就像在实验里一样能够远程的操作真实的物理试验设备,进行各种各样的计算机的实践。这样的话,后50%的学生完成不了好学生的领会和实验,以前就到点下课,不明白就算了,现在我们提供了硬件类的实验课程,实验室做不完的可以到宿舍里做。

 

    我们做了几门课程,计算机网络实验课程、硬件类的课程、嵌入式、移动计算课程都已经开发的差不多了,现在在考虑北京市教委给我们的这个任务,让我们面向中小学开放实验室,我们会把这个环境面向社会开放,因为是实验类的MOOC,所以对社会都是免费的。今年我们已经刚刚放到网上两门课程,一个是计算机网络实验课程,让学生远程配路由器、交换机,组一个小的网络,尽量的能了解一点基本的网络故障排查的技能。另外,能够稍微了解一下网络基本原理。另外,还有一门课程是移动计算,所谓的Android的编程,因为我们觉得中小学生上网不比大人差,他们现在玩儿平板电脑、Android手机、iPhone,玩儿的比大人要溜,移动计算这个是教孩子编点儿小的app程序,现在把大的框架做好,让孩子嵌一点儿代码进去。从11月份开始,我们就要迎接孩子来上课了。

 

    北京市教委有这个政策,不知道其他省市怎么样,北京市要求是每个孩子必须要在大学里学几个学分,这不是老师能够逆转的,必须得适应这个规定。我们感觉学生比较累,另外中小学信息技术课的老师压力也挺大的。今年4月份,我们被叫去开过好几次会,当时报了一个方案,教委给我们找了接口的初中和高中,结果放了几个月没人理我们,老师们可能挺辛苦的。

     朱青(中国人民大学):大家好!我在大学里面抓ACM竞赛,跟在座的好多中学老师都熟悉。人大在普及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拔尖人才的培养,对拔尖人才的培养非常重视。程序设计涉及到课程的方方面面,计算机的主要课程基本上全都涉及到了,所以特别希望能跟中学老师比较好的衔接起来,如果他们上来的时候C语言和程序设计有基础,而且编程的水平相对高一些,我们在后期的培养,包括进实验室做研究开发,培养人才,投入实验室的项目,发表顶级论文是非常顺利的一个培养途径,也是我们很关注的。至于说Office不会,公共课的老师比较关注。我们也在做MOOC,有一部分的课程,比如说应用课程,面对公共课和社会,如果程序设计能分级的话,适当的下放到中学,然后一步一步的培养他们,如果他们把程序做的很好的话,我想不管是对学生的培养还是为将来培养出好的人才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但是不太清楚中学的教学情况。所以,今天我从头到尾一直在听中国是怎么教学的,我们有一个委员会,大家可以互相的交流,也可以互相了解。

     主持人:在中国有几个比较著名的OJ,哈工大也有一个POJ,也很有名,也有很多大学都在做,希望这些大学把资源下移,开放出来。哈工大的邱老师说一说。

     邱景:我们学校C语言考试实际是我写的,我们也希望那个系统能够推广,从小学编程能够进行推广。我的观点是,编程这块儿的教育应该分成等级,提高中小学生普通的编程能力。现在学生都比以前聪明多了,编程不一定能引起学生的兴趣,学生都爱玩儿游戏,我们的编程教学可以分成重量级、轻量级两个区域,可以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

     杨晓辉(河北大学):今天下午听了报告,有几个感触。现在的计算机教育是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一方面是在各种大赛夺冠。另一方面,我们的学生出去以后能够真正做编程的有多少。反思一下,高中教育有没有问题,同时中小学教育,现在更多的考虑是怎么能找出拔尖人才来。我一直在想的是,如果作为CCF这个大平台,或者说中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将来的工作一定是要把这些东西真正普及开来,才可能有大的基数做这个事情。大家感受最深的就是中国足球,  一共在册的专业运动员才2000多人,这么小的一个基数上想选拔出一个国家队是相当困难的。但是乒乓球呢?不要说注册人数了,是个人拉出来都能打几拍,普及程度直接决定了你的层次。从这一点来讲,对于计算机的教育来讲也是这样,从工作委员会的角度是不是应该在普及度上多下功夫,这些东西普及了,NOI的比赛就可以选出更多的好苗子。你把数据结构、离散数学、数学分析再压到中学阶段,咱们大学计算机教育还搞什么,专业教育还搞什么。这个问题我已经有点儿迷茫了,而且已经失去了教育的本来面目,已经把专业教育的东西当成了普及的东西,中小学应该普及计算思维,作为科学素养的一部分,他能够认识到计算机作为一个工具,或者说他能够有计算机简单的交互能力,把它当做一个工具来使用,这样就够了。当然里面有一些很好的苗子,选出来做竞赛类的工作,这是可以的,但是更多的还要考虑到普及的问题。因为像扶贫的问题,那些地方的孩子连计算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样的人口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很好的中学是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也应该把关注度放在那些非常不发达的地区,做一些普及性的工作,这是不是我们从CCF这个大的工作委员会的平台上,应该投入一部分关注度。 

    主持人:中国不光是中小学教育部平衡,大学更不平衡。不同的大学,在我们这个学科差别非常大。国家一方面说你们要赶超世界一流,你们要做世界一流大学。我们站在清华、北大,踮着脚尖看一看,别人真的比我们强,但是够上去看了看,广大的计算机高校教出来的学生都考不一个题。大学的教育也相当的不均衡,都需要我们去做均衡化,但是总的来说平均水平非常低,这个事情不管你是不是害怕孩子负担重,但这就是未来的竞争力。负担不重,你就会被淘汰,整个国家民族都会被淘汰。很多大学的老师还说,大学的老师还不会教编程呢,还去中学教。但是我个人的观点是,教孩子比较大人容易多了,你教一个小孩儿,很快就可以把他教会,但是你要教一个老师太难了。如果等到把大学老师教会再去教小孩儿,我觉得可能等不及了。

     徐先友:今天开这个大会,有三点感受。我觉得这个大会太重要了,为什么这样讲?作为中学老师对这一点考虑的比较多,刚才两位李老师讲了很多,我讲几点他们没有讲到的内容。

     第一,这是第一次这么隆重的召开关于中小学计算机教育的会议。作为教师,我们一辈子也培养不了几个拔尖人才。我有一个想法,我们国家软件方面要搞上去,如果没有一定的人数肯定是不行的,目前我们的人数是远远不够的。这里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问题,有个把人才可能非常优秀,但是那就是一小批,如果说是大力量、几百万人的话,可能会出现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现在离这个距离比较远,所以今天这个会议对于五年、十年以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第二,刚才有很多老师提到了把大学的教学内容下移到中学、小学怎么行呢?我是比较少的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全部教过,我是高中老师,后来放到小学。我发现教小孩儿最好教,因为他们没有受到任何的压缩,他就是一张白纸,你怎么教他就怎么学,而且他学的非常快。孩子是最强大的,大人看起来学了很多知识,其实我们不强大,小孩子才是最强大的。这是一种理念,不是说让小孩子学习到多少东西,而是让他建立一种理念。你从小知道有一个程序设计的概念,从小埋下一颗种子,以后就会在这方面建立一个远大的目标和正大的理想。如果早一天接触的话,可能就会逐步发展,如果大人再有这样的想法,当他有这个想法的话,已经到大学了,其实已经太迟了,根本没机会了。意义是在这里。我的理解并不是所有人都去学这个达到什么样的水平,这是一个概念问题,并不是他学什么就要得奖,哪有那么多奖可得,不可能的。但是学习这个会有很大的影响,对我们国家的软件产业真正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朱全民(湖南长沙雅礼中学):今天在这里讲一个比较重要的话题,就是想把计算机程序设计能力下移。原来计算机程序设计主要是涉及到大学,在中学基本上很少涉及到。我个人觉得,计算机程序设计要不要下移,完全需要下移。关键是怎么样下移的问题,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下移。现在社会发展,奥巴马也好,邓小平也好,邓小平说计算机的教育要从娃娃做起,在一九八几年就说过这样的话。计算机的教育,我个人认为最核心的基本能力就在于程序设计。

 

    陈越老师做过测试,一个计算机专业大学生出来找工作,连一个程序都写不好,可以说我们的高等教育出了很大的问题。这是专业最基本的能力,就像我们说话,相当于用英语去沟通。社会的发展需要我们把计算机思维方式灌输给小学生,或者说青少年,计算机程序设计下移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是必然需要做的。当然,大学跟中学的计算机教育需要衔接,这是很重要的。现在在中学、小学、高中,信息技术的教育出现了分化。每个学校都自己的做法,当然这也是对的,每个学校的学情不一样,但是最关键的是国家缺少统一的大纲,缺少统一的课程标准。现在国家只有高中阶段才有课程标准,初中和小学都没有,信息技术这个课程都没有课程标准,只有实践课。

 

    我们就想一想,我们要教计算机,小学教一点,初中教一点,高中教一点,甚至大学还要教一点,那小学教什么内容,中学教什么内容,高中教什么内容。我认为,小学应该教流程化的思想,比如说做饭先要拿米,要把米洗干净,放多少水,然后放到电饭煲里面多长时间,什么时间熟,这是一个流程。就要让小孩儿有这样一个计算机思维的过程,这样的软件已经非常成熟了,可以植入到小学的教学中。初中可以进行可视化编程,用很短的语言,就可以编出一个游戏,就像我们学校的VB教育就是游戏教育,上课的时候就让学生做一个小游戏,把计算机的编程教育也融入到课程中,学生会感到很愉快,高中的教育应该有一套整体的思维概念。这样一来,对于小学、初中、高中都会有一套系统的对程序设计的理解。这是面上的问题。对于特别好的学生,能够参加竞赛的学生要区别对待。我们要推行这种做法,教育部的政策,信息技术也好,计算机教育也好,必须有一个体系的大纲,否则的话学校不会费力,因为现在信息技术课程不是高等学科,据我了解在省城或者是城市里面还好一点,在农村根本就不开课,电脑都没有,形同虚设。再一个,现在一些好的城市,学生学习压力非常大,我在上课的时候就知道。

 

    为什么说上课上了20分钟,老师就说,老师你赶快讲完,剩下20分钟让我上网玩儿游戏,每个学校差不多。我对这些学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设身处地想一想,一天上那么多节课,只有一个电脑课和体育课可以玩儿一玩儿,所以在当前学生学习压力此外重的情况下,应试教育特别严重的情况下,要想全面的普及编程课程是特别困难的,但是我们可以考虑逐步推进。考虑在某一部分学校,或者某一部分班级来实施。比如说我在实验班,我就可以上C语言,或者C++,这样的效果就会比较好。我们学校是一类学校,是非常好的学校,我就鼓励他上C语言。但是上到一定程度就上不下去,因为学生的学习压力非常大,没有那么多精力。现在大学生为什么毕业以后,甚至计算机专业毕业以后还是不能写程序呢?也是因为他以前没有基础,没有反复的上机实践,最后毕业以后,尽管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动手能力不行,呈现这样一个情况。

     所以,计算机编程设计是人的基本生存和工作的能力,就要从童子功开始抓起,从小学、初中、高中一个体系进行学习,尽管没有政策的支持,但是我们可以考虑一些在一些好的学校进行试点,大学也可以跟中、小学协作,逐步的铺开,一下做的很好是很困难的。刚才还有老师讲到了评级,我们在CCF领导下,我们做了青少年计算机程序设计等级评价体系,分为十级,1—3级是入门级,4、5级,6、7级,8—10级都有不同的档次和领域,将来有了这个级怎么考?这个级评完了以后对学生有什么好处?作用在什么地方?这是我们可以考虑的,也是我们工作委员会需要讨论的问题。我们工作委员会,要一步一个脚印,上层是教育行政部门的政策支持,中层是这些骨干需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下层是中学、小学怎么样推广的问题。这些都必须要考虑,否则的话,开了这次会以后,下次再聚也比较困难了,我觉得把一些问题想清楚还是好一点。

     韩文涛:我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博士后。我是从信息学校出来了,1999年参加比赛的时候,在座的王宏老师、李文新老师、朱老师都在这样的一些岗位上,16年过去了,日本鬼子打败两次了,各位老师依然坚守在这样的岗位上,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计算机老师是所谓的副课老师,作为大学老师会更辛苦,因为大学老师学校里的考评都是看论文,看科研这些东西。这样的话,属于自己非常热爱这样一个事业,愿意花自己非常宝贵的时间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作为一名从信息学竞赛出来的同学,真要像为整个计算机的普及和竞赛事业付出艰辛工作的中学和大学老师表示由衷的感谢。我现在自己也开始在清华做博后,也慢慢的开始走上教师的岗位,我自己对于教学、竞赛比较关注。今天时间短了,我就说一点。

 

    今天讨论的核心是怎么样教编程这个问题,刚才各位老师从各个角度讲了这个问题,我从一个角度讲。咱们应该教学生什么样的编程语言?因为我个人对这块儿比较关注,当年我在国家集训队的时候写的论文题目就是论C++语言在信息学竞赛当中的应用,这个论文,如果大家看过国家集训队学生论文的话,我那个论文是一个另类。那些论文中讲编程语言的历史上就那一篇。编程语言可以说它重要,也可以说它不重要,说它不重要是因为编程真正要教会学生去学的东西是编程的思想,你的算法设计的能力,对于时间、空间、复杂度评估的能力,但是你说它重要是因为你用不同的编程语言实践同样一件事情,效率是完全不一样的。举个例子,在座的有很多大学的老师,如果你去写论文的话,会发现拿中文去描述一件科研上的事情,跟拿英文去描述一件科研上的事情,精确程度是不一样的。你不得不承认,你拿英文描述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会描述的非常的清晰,没有二异性,如果拿中文描述的话,就不能很清楚的,没有二异性的讲出来,就有难度了。放到编程这件事情来,对比是一样的,对同样的一件事情,用不同的编程语言写的话,工作量、难度都是不一样的。从编程语言这个角度来说,计算机技术发展日新月异,咱们国内有很多弊端,其中一点就是教材更新的速度跟不上,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小学的教材如此,大学的教材更是如此。像清华的汇编语言,我本科的时候,04、05年那会儿,讲的汇编语言还是16位的,处理器在386的实际就引入了24位的系统,但是清华还在讲16位语言的汇编。现在企业用的最多的是脚本式的语言,因为几行话就会把你想做的事情写清楚了,没有冗余的话,但是我要批评的就是Java语言。命令式的语言是告诉计算机一步一步想干什么,而函数式的编程的思想跟命令式完全不一样了。教学生编程的时候,编程语言的选取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方面我自己有一些经验,之后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也愿意在这方面做一些贡献。

 

    刘雷(中科院计算所):我们的论坛是中小学教育,不是教孩子学一门技能,如果技能太孤立的话让他怎么做。大学教学语言可能有问题,不同的年龄段培养方式不一样,小学的时候、幼儿园的时候可以教他一些编程思想,这个语言就很简单了,不会讲具体的语言是什么。我有一个提议,能不能把这个论坛变成一个群,今天来的大学的老师多一点,希望有更多的中学老师,从事一线教学的老师在我们这个团队里面,给想从事这方面工作的老师一些机会。

     主持人:今天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今天有了一个这么好的组织,可以一起切磋和交流。我提议今天在会场的这些人拍一个合影,也是第一次会议,作为分论坛的结束我们一块儿拍个照。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